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翔叶】《不曾说爱你》(原著向、哨兵向导)(二)

角色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文风不正经、文风不正经、文风不正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概会周更吧、也有可能月更。
总之就是更新慢。
PS:认真你就输了。
 
 
 
 
 
(二)
 
 
 
 
 
是夜。
  
  
  
  
兴欣网吧门口闪过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与此同时,叶修的脑海里响起了预警。
  
契合度100%、契合度100%、契合度100%!
    
叶修:……好的,我知道了。你休息吧。
   
    
他表示自己被吵得脑仁疼,原本混沌的大脑也在这一刻清醒过来。他不得不清醒,他甚至还得思考孙翔这么晚了在这附近乱晃悠什么,这个时间不应该都洗洗睡了吗?
  
他瞥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三十九分。随即叹了口气,手上渐渐加快了节奏,“都快点打,速度、速度!”他冲着游戏里大吼。当然少不了他人询问缘由,实话是真的不能说,他总不可能告诉他们,自己闲的无聊没事找事?
 
    
“偶尔也要抽根烟放松一下嘛!”事实上两件事根本互不耽误。
  
拔出了帐号卡,他站起身将外套拢得更紧些,这才慢悠悠地挪到网吧前台。一抬头就看见了门外围得严严实实的孙翔一副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而腿边的猎豹已经急得开始原地打转了。
 
  
  
  
“怎么?大半夜的想不开来网吧?”叶修走出网吧,看着一脸别扭的孙翔挑了挑眉。
  
孙翔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惊得后退一步。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说话,却先是上下打量着叶修,看叶修没表现出什么异常,他松了一口气,开始注意眼前的情况。谜之尴尬啊……和叶修对视半天,谁都没开口说话。
  
  
“你没事吧……”孙翔想了想开口,“我这次控制好了信息素。”
  
  
真奇怪。孙翔想。他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死活就是睡不着。十一点半那会,突然有些肚子饿,索性就换上衣服打算去嘉世对面的小卖部买点什么垫垫肚子。结果走到对面,还没到小卖部呢,脑里就响起了预警。而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想叶秋为什么还在、怎么还没离开,而是下意识地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
  
叶修愣了一瞬,没想到孙翔开口第一句话竟是说这个。因为注射过抑制剂的缘故,他这才隐约地察觉到对方没有放出信息素,“不错嘛!”他赞叹一声,这确实难得。
  
“哎,你为什么会在这啊?”孙翔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他其实在这之前已经做好了再也见不到叶秋、这个与他契合度百分之百向导的准备。
  
 
“当网管啊。”叶修说。
  
 
孙翔瞪大眼睛,唇瓣轻微张合还想说些什么时,被腿边自己的精神体打断了。只见猎豹伸出前爪一直扒拉着孙翔的裤腿,尾巴着急地直乱晃。叶修看着挺好奇,还把脑袋凑了过去,“怎么了这是?”
  
没等到孙翔的回答,却等到了猎豹一个摆腰提臀,啪的一声,脸结实地被它的尾巴打了个正着。叶修懵了。得亏是精神体,这要是只真豹子,我这得多疼?他抬起头直起身看向孙翔,面无表情,“多大仇?做人不能这样啊。你说你要是真看我不顺眼,倒是告诉我一声让我有个准备,这直接让精神体上手算什么?孙翔小朋友,干人事啊干人事!”
  
孙翔也傻眼了,甚至忘了反驳。这事真不怪他,他也没想到自己的精神体会对叶秋、一个没见过几面的向导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不过想想叶秋和他的契合度,这么做还真没什么。但这不好跟叶秋解释啊,他自己都觉得怪尴尬的。
  
  
“它、它……是让你别闹了。”孙翔支支吾吾的。
  
叶修满脸问号。懒洋洋的神态罕见的出现一丝茫然,我怎么闹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而孙翔的下一句,令他了然又哭笑不得。
 
  
“……精神体。你的精神体呢?”孙翔问。
  
叶修向来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放出精神体,再加上他的精神体也怕吵、喜欢安静的地方。通常只会在哨兵的静音室和一个人的时候将精神体放出来。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现在的他在兴欣网吧当网管,就算里面有静音室,也是很吵的。他已经很少把精神体放出来了,自然是在精神图景里待着呢。
  
他想了想,和契合度百分之百的哨兵精神体玩会儿应该是没问题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最近他的精神体也被关烦了,连带着他都有些烦心,是该放出来溜溜了。就是怕他的精神体太懒,根本玩不起来。
  
  
也确实不怪孙翔的精神体急躁,和与自己契合度百分之百的精神体待在一起,那种感觉跟其他契合度高的精神体带来的舒适是完全不一样的,对精神上也是一种奇异的享受,仿佛就该天生待在一起。
  
“精神图景里呢。”叶修说着,把精神体放了出来。
  
孙翔见状皱了皱眉,“你这样总是把精神体关在精神图景里对身体不好啊。”
  
叶修只是笑了笑,没说话。他当然知道这样不好,习惯性使然而已,他也没办法。这点也没必要去和对方说。他低头看了看,竟然发现自己懒得不行的精神体和孙翔家的那个愉快的玩在了一起。
  
  
它也很享受啊。叶修感叹。
  
  
  
“善待我家的秋天啊。”叶修说。
  
“秋天?你喜欢秋天?”孙翔问。
  
“谁说的?”叶修反问。
  
“你不是把自己的精神体取名叫秋天吗?”孙翔说。
  
“那我就喜欢秋天了?”叶修奇怪,“谁规定的给精神体取名什么就是喜欢什么了?”
   
孙翔的脸一下红了。没有人规定,但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他把脑袋往围巾里缩了缩,这才闷闷地开口,“那它为什么叫秋天?”
  
“名字不是有一个秋字嘛!”叶修理所当然的道。
  
其实也并不全是这样。当时的叶修实在是懒得给精神体想名字,就想用当时的名字来组个词随便应付一下,又恰好是在秋天觉醒的,就顺势取了这么一个名。
  
“你呢?”叶修问,“这只豹子叫什么?”
  
这回孙翔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给精神体取的名字确实是他喜欢的东西。他不好意思说出来,因为他的精神体名字叫——知秋。
  
当年他还没觉醒那会儿,就已经在注意荣耀这个游戏了、注意到建立王朝三连冠的叶秋。叶秋长什么样他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他感兴趣的是一叶之秋。
  
——当然,那是因为那时的他还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他。
  
他那会儿满脑子都是一叶之秋手挥却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所向无敌的样子。偶尔也有会那么一丢丢好奇它背后的操作者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在他觉醒后的那一刻,二话不说的给精神体取了这样一个名字,还故作聪明的将“之”改成了“知”。
  
 
这怎么能说出口呢?孙翔冷哼一声,“不告诉你!”转身就带着自家还对秋天依依不舍的知秋返回嘉世。
  
留下叶修一人站在原地莫名其妙,秋天也是奇怪的歪头喵了一声,湛蓝的双瞳明亮亮的睁得特别大。随即摇摇晃晃的挪到叶修脚边蹭来蹭去,欢快得很。
 
 
 
 
 
TBC.
 
码字真累。大概只会勤快一段时间。

评论(6)

热度(114)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