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老鸣生贺】《入梦太深》(带鸣,原著向、一发完结。

※如题所见,梦境。
  
※鸣人视角。微all鸣。
 
※码了很久的一篇、怎么看怎么不满意。去年的老鸣生贺(。)一直没有发出来。现在看看感觉还好吧……?
  
※回顾一生(????     略迷,慎入。
     
    
  
 
 
我——是谁?
   
 
 

“醒醒。”
 
 
恍惚间似被无边黑暗笼罩,阴冷的气息围绕自己四顾,身边空无一人。那厌恶的咒骂声却是不绝于耳,一下一下在脑海冲击着。不解的困惑、搞不懂状况,愤怒与憎恨也因此在心里慢慢滋生。在双眼睁开的一刹那却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底一片清明。
  
……伊鲁卡老师?
   
那人眼里温柔不加丝毫掩饰,嘴角一牵微弯弧度,回神只觉自己头被强制低下,短毛已被揉乱。隐隐传来的温度是从未有过的温暖,抬眸望着那人撅嘴不解,却在那人一句话中又是雀跃不已欢呼蹦起。
  
  
大量迷雾略带刺骨寒意倏地弥漫上来,遮挡了这一温馨的场景、黑暗再次来临混淆了视线,一阵困倦睡意迎面扑来,眼睫毛微微颤抖支撑不住的双眼缓缓闭上。
  
 

佐助……!
   
 
那个伤痕累累的背影执着立在自己身前好似屹立不倒,深深的刺痛了自己的那双眼。那人回头注视自己,眼里骄傲只增不减勉强牵起嘴角口中一张一合似是说了什么。愤怒、愤怒、愤怒、疯狂的席卷了自己,仿佛自己的情绪只剩下这一种。
    
强大的查克拉一瞬涌入自己身体四处,意识逐渐被一点一点吞噬殆尽,眼前画面微不可察虚虚一晃,清醒过来已是另外一副光景。
  
我……是谁。
  
 
 
再次询问自己依旧无果,那种熟悉的感觉遍布全身,唯独不清楚那是什么。起身在这荒芜的黑暗中前行,没有尽头的路途使自己迷失了方向。
  
我……在哪。
  
 
“醒醒。”
  
 
 
周围一片寂静耳边响起的又是那个声音 犹如幻觉一般却是真实存在的……谁?仰头打了一个哈欠眯眼慵懒的样子带着几丝睡意。好困啊我说。!……黑暗迟迟没有散去。

眼皮控制不住的开始打架,头也跟着不停点点,一股没由来的害怕涌入心底 ……为什么,没有人?
  
好吵。
   
 
持续那么一会,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充斥着耳膜。抬头睡眼惺忪不满的观望… …原来是卡卡西老师又迟到了啊我说。

那是一双会笑的眼睛,面对我们即使是生气的也时时刻刻带着些许笑意。他向这里望了过来弯眸,面罩轻微抖动、肯定的……!我可是未来要当上火影的男人啊我说!
   
面罩下的脸是什么样子呢?……无聊的时候就会偷偷盯着发呆脑补。曾记得多次打过那面罩的主意 最后都只是灰溜溜的惨败。……所以,什么样子呢我说……。
   
记忆又变得悠远沉沉睡去,世界再次陷入昏暗,意料外的这次黑暗退散很快,却无缘头的怎么也不愿醒来。紧闭双眼不想睁开,在听到那日后忘却不能的话语,无奈缓缓睁开面对。此时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入眼的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画面。刺眼的雷光肆虐闪烁,雷电声响彻这终结之谷似尖锐混乱的鸟鸣之声。他身后那一双巨大的手早已撑开,傲立在那里仿佛随时能展翅飞往苍穹的雄鹰。
 
 
这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羁绊,一定要阻拦你!
  
 
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条尾巴在肆意摆动着,站起身挺直胸膛面对那人不肯认输,手里开始聚集着查克拉,眼上却是注视他愤怒至极。

……为什么!你告诉我!能这么轻易说出……你、不在乎!……

内心悲凉大声喊出了那人的名字,把自己的心情一并传达给他。想着就那样把他从糊涂中唤醒,耳边似又响起了卡卡西老师的话——这螺旋丸是对着敌人而不是对着同伴。可……这样无力的我又有什么办法啊我说。

冲上去的那一刻,感觉天旋地转。白光的亮起干扰了自己的视线,查克拉顺着手上的螺旋丸流转一点一点被抽离身体,全身涌起了一丝无力感渐渐虚弱至极 ……果然。就算如此……我、还是不会放弃的!佐助……!一阵阵无法抵挡的冲波层层袭来 双眼又是缓缓阖起。困……困。
  
嘀嗒、嘀嗒。
  
 
 
是谁…在哭泣?
 
一股没由来的悲伤从心底迅速散发,像是牢牢藏在深处却仍是被人挖掘而出,甚至扩散的越来越大… …好痛苦。黑暗犹如一双大手悄无声息的扼住了自己。无法呼吸、挣扎不得。
   
突然感到脸庞有些凉意,意识逐渐回笼愣愣的开始发呆。竟是……自己哭了吗我说?为什么呢……。我早已不是……?
  
不是…什么?
  
画面再次清晰却是已被毁掉的木叶,躺在那里的是……雏田!可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那种感觉又来了。浑身散发出令人着迷的力量和心里涌出的暴虐念头让自己渐渐迷失,毁掉、毁掉、毁掉、毁掉一切!毁掉眼前的人!
    
 
在冲出的一刹那画面又是一转——是那熟悉巨大的牢笼、自己心底憎恨的反照、是集天地负面情绪为一身的九尾妖狐。火红的九条尾巴肆意的摆动着,眯着那双倨傲又透露邪气的妖瞳,不羁又狂妄。

九喇嘛、我啊。……有朝一日一定能消除你的憎恨啊我说!
  
眼神充满坚定有些不可阻挡的锐气,脸上扬起的是自信到耀眼令人不敢直视的灿烂笑容。清楚的看到了对面九尾不自然摆动的尾巴和眼里的闪烁,默默下定决心。一定、一定、可以做到的!
  
 
 
又是那种感觉……坠入黑暗。与此不同的是,似乎……熟悉的适应了会儿而睁眼打量了下周围时,发现入眼所及一片雪白。迷迷糊糊察觉接下来绝对不应该是这样、应该是和……和什么?
  
 
 
“醒醒。”
 
 
 
依旧是那个声音。这次反而更加清晰又有力,熟悉的语调和嗓音在耳边回绕。是谁……?大脑开始隐隐作痛,像是什么在噬咬……好疼啊我说。发生了什么……眼睛觉得有些刺眼,隐隐有道光投射进来,瞬间闭紧了双眼,同时感觉有什么在拉扯着自己。
 
 
 
“鸣人?鸣人!”
 
呆滞的睁开眼愣愣的看向身前凑近的人,浑身有些发冷冒着虚汗。……果然是、在做梦啊。直起身抬头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有些烦躁。却被对方突然而至的动作僵硬了身体。占满视线的人是宇智波带土、正在给自己一个摸头杀。
 
 
 
……觉得脑子要不够用了啊我说。太犯规了这个动作。
 
 
 
脸开始变得通红,垂眸遮遮掩掩避开对方的视线,有些手足无措,就听见对方带着笑意轻声道。
 
 
 
 

“鸣人,生日快乐。新的一年多多指教。”
 
 
 
 
 
 
 
 
 
The End.
 
 
 
迟来的生贺。纠结许久放了出来。
就是衔接的不太完美……有很多Bug.请见谅。
 
 
鸣人,生日快乐啊。祝你和老带百年好合(XD.
 

评论(2)

热度(18)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