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带鸣】《错觉》(下)

※迷迷迷,慎入。
  
 
 
 
 
(下)
  
 
 
 
“时间到了。”他对自己说。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人消散的位置,沉默的转身走出了这家酒馆。他缓步走向今天的目的地,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异常沉重。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直到停住不动。
 
他叹了口气,将身上的衣袍拢得更紧些。这才开口,“喝了点酒,所以……今天迟到了。”
  

他沉默下来,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呆呆地站在慰灵碑前,任雨水将他淋得全身湿。他没有理会,又像是根本没有感觉。虽是酒醒了点,却依旧神经麻痹。他站在那迷迷糊糊的并不知道自己将要做些什么。他可能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在哪,但他脑海里还清晰记得一个名字。
  
  
他直勾勾地盯着慰灵碑其上的一个名字,一个刻在他心上的名字——宇智波带土。
 
 
他紧抿的唇松了松,许久垂目再次开口,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我刚刚看见你了。”
 
“跟以前的你一模一样,好像更帅气了啊我说。”
 
“真好。”
   
……
  
 
“我以为我根本就记不得你的样子了。”他顿了顿,“可奇怪的是……你刚出现在我的对面,我一下就认出你了。”
 
说完这句话,他有些失语,愣愣地看着那个曾在他口中念出无数次的名字。贪婪地从第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字,一遍又一遍。他有点不满足,继续看了一会儿。
 
许久未被提起的名字,在很多年后的今天,在这样的地方,就被他脱口而出,“宇智波……带土。”有些拗口,像是那年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
 
他的眼眸有一瞬亮了,“宇智波带、土。宇智波、带土。宇智波带土。宇智波带土……”渐渐有些熟练,他找回了最初的感觉,像是着魔似的叫着那人的名字,一点也不停歇。
    

“宇智波带土……”
  
  
他终于慢下来,却又一次泪流满面。他吸了吸鼻涕,带着些许的鼻音,故作欢快地,“抱歉啊,我又忍不住哭了。”
  
但是坚持了没一会儿,他就压抑不住了。
  
“你不是放不下我吗我说?”他质问他。有些歇斯底里。竟然放不下……为什么要留他一人?“那你回来啊,回来好不好?”声音轻轻的,怕是惊扰什么,小心翼翼地道。
  
耳边响起的只有小雨落地淅淅沥沥的声音,再无其他。他突然觉得有点冷,缩了缩脑袋,眼睛也随之黯淡下来,就像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小兽。

他的最后一句话语,散落在空气中,被风飘远,融于雨水。
  
  
 
他说,“你不要我了么,带土?”
  
  
  
……
 

后来的后来,漩涡鸣人成了一个大酒鬼。闲来无事或是忙里偷闲就喝上几杯,从最初的几杯倒,到现在的千杯不倒。可是,他再也没能看见宇智波带土。

再后来的后来,同期的朋友劝他戒酒,漩涡鸣人对此只是笑笑不说话。他们不知道,任何东西成瘾,都是因为有所依恋。
  
戒不掉,放不下。
  
 
 
他没能戒掉酒,一如当年没能戒掉宇智波带土。
 
 
 
 
End.(??????
  
 
 
 
 

 

 
 
最后的最后,他含笑而终。那是一个如愿以偿的笑容,像是追求了很久很久的东西在这一天终于得到了似的。
 
众人都感觉奇怪,却又真的什么都不清楚。
 
在他们都看不见的地方,漩涡鸣人看到了他等了好久的人。那人一如初见沉默的蹲在窗边旁静静地凝视他。
 
仿如隔世之久。越过了时间,越过了空间,越过了生死。
 
他们亘古不变。
 
 
他缓缓向他伸出手,嘴角明显凹陷,沉声带着笑意道。
 
  
 
“鸣人,我来接你了。”
  
 
 
The End.
  
   
 
大概也算Happy End????
最开始没打算写这段的。到上面那就应该结束了。
但总觉得不完美啊。
文里鸣人在等,他一直在等,在等带土回来。
他一直都不认为带土死了,而是突然就消失了。
所以思考再三,又写了这么一个结局给他一个圆满。

评论

热度(15)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