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带鸣】《错觉》(中)

※心疼小时候的我鸣。
 
  
  
 
 
(中)
  
 
  
 
他突然就陷入回忆中。什么好的、坏的、甜的,苦的啊,转瞬就冲击他的脑海,令他难受却还是一个人倔强的接受。
  
他想起了他们的初见,在一个夜晚。
 
那年的他还是人们口中人见人躲的妖狐。偌大的房间里,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怀抱双膝窝在小小的床上望向窗外的皎皎明月。他有些难过,是真的很难过。没有一点白天强颜欢笑的样子,也看不出白天时的那股闹腾劲。
  
现在的他很安静,近乎有点不正常的安静。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有那双清澈的蓝瞳透着浓郁的悲伤和几丝茫然。完全不似这个年龄孩子的举止。他在想,很努力认真的想,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他不明白。他又感到很委屈。
  
就在这个时刻,在他以为他就该被全世界厌恶的时刻,那个人毫无征兆出现在了窗外,映入他的眼底,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像黑暗中的一道光降临了他充满恶意的世界里。
  
真帅啊。他想。虽然他只看到了一个面具。
  
男人敲了敲窗,示意漩涡鸣人过来打开窗户,不过被愣住的漩涡鸣人忽视了。他不紧不慢的又敲了敲,在漩涡鸣人的注视下,抬起下巴朝着窗户上的锁扬了扬,目光却依旧准确的落在漩涡鸣人身上,偏执又专注。
  
漩涡鸣人兀地回神,起身有些犹豫。他倒是不介意深更半夜有人来访,他只是……只是觉得不应该有这样的人。他不怕他吗?他慢吞吞的下床穿上拖鞋,一步一步试探性的往窗边挪动。男人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蹲在窗台上,视线牢牢地锁定在漩涡鸣人身上。
  
漩涡鸣人终于挪到了窗台前。他抬眼打量窗外的男人,就要碰到锁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收回视线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随着窗户的打开吹过,他听到男人具有磁性的嗓音暗含不易察觉的笑意沉声道,“漩涡鸣人,你在做什么?”
  
——他一下就喜欢上了黑夜。
 
  
他还想起了别的,关于他们之间的一切,乱七八糟的。
 
细细的回想,却是怎样都做不到了。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好疼啊……”他失神地望向对面坐着的人无意识的喃喃自语。眼泪倏地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虽然被面具挡住了大半,那只露出的眼睛已经湿漉漉的了,有点发红。
  
“怎么哭了?”他恍惚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一成不变的清冷具有磁性,是那个人的声音。他迷茫地望向对面,眼泪还是继续流着,他看见宇智波带土对着他无奈的扬了下嘴角笑了,“你还是这么爱哭啊。以前在床上就是,现在怎么也哭起来了?怕不怕丢人啊你。”
  
“你不是应该嘲讽我吗我说?”漩涡鸣人闷闷道。
  
对面的人忽然不说话了。
   
  
只是依旧专注地看着漩涡鸣人。看得很认真,像是要把他此时的样子深深地刻在脑海里似的。
  
他不说话,漩涡鸣人也不说话。彼此对视,认真又专注。都仿佛这是最后一次看到对方。
 
许久,宇智波带土打破了寂静。
 
他说,“鸣人,照顾好自己。”
   
 
然后,漩涡鸣人的梦醒了。
 
他亲眼又一次看见那人慢慢一点一点的消散到空气中。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在发光,像萤火虫一样飘散到各处。
  
他在光芒消散的过程中,沉默地站起来,抬头望向了天上的明月。
  
 
 
“我当然会照顾好自己啊我说,你当我是谁呢!”
  
  
  
 
TBC.
  
 
 
大概,晚上发结尾。

评论

热度(11)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