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带鸣】错觉(上)

※带鸣only…原著向。
    
※因为某个人物,有点不甘,于是有了这篇产物。
  
※ 清明节的产物x大概就是BE了…也不一定?
     
※有点迷,慎入。
  
  
  
  

(上)
  
  
  
  
一年一次的清明节再次如约而至。
  
   
  
那天正如以往那样下着纷纷小雨,淅淅沥沥的,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往常总是会准点站在慰灵碑前的人却迟迟没有到来。
   
那似乎已经成为了清明节里的一个风景。

五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始终没有出现。

木叶村其他扫墓的人都有些诧异,有的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嘿,以往那不是都有个小子一直站在那里嘛。”

“是啊是啊,总是要站在雨停呢!”

“通常雨停早到第二天的早上啦。那人还从不打伞,呆呆地站在那就是一动不动!”
  
“可不是嘛!说了还不听,要多傻有多傻。今天怎么没见到他来啊?”
  
“谁知道呢。大概出任务死掉了吧。”
   
……
  
作为主角、并答应那人要当上火影的漩涡鸣人,当然没有死。只不过是因为一点小小的意外,喝了点酒。不得不说,他的酒量真的很糟糕。

传说中一杯倒……?那倒不至于。

不过也差不多了。
  
此时的他正瘫软在一家店铺里。趴在桌子上,一只手还紧紧的抓住酒杯想要再喝上几口,双眼迷离的望向桌子对面,懒懒散散的,一点形象也无。也是,都醉倒了哪里还有形象。

所幸,多年来的习惯让他喜欢在这一天换上那个人的平常装扮,戴上面具的他并没有人认出来这个毫无形象的酒鬼就是他们平日里最爱戴的第七目火影大人。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在这个时间选择喝酒。
  
原因只是因为他上午忙里偷闲假装巡查时无意中在街上听到的一句话。
  
   
——酒有致幻作用。喝醉了,就能看见你此时此刻最想见到的人。
   
  
漩涡鸣人兀地心里一动,他突然想试试看。
  
会不会成功……?这已经不重要了。
   
  
他轻声对自己说道:“你该试试看。”
   

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个人了。久到他自己都快忘了那个人还在他身边时是个什么感觉。又会是个怎样的日子。
    
不过有一点他很笃定。那人如果还在,一定不会让自己如此难过。

  
他真的好难过啊。
  
  
那个人明明前脚还在调侃他跟个白痴一样,后脚怎么就互相怼上又为了自己化成灰随风飘散了呢?
   
  
真残忍。
    
  
一点念想都不留给他。
  
他开始就着酒劲迷迷糊糊的瞎想起来。想到什么就做出点与之对应的反应。可以说,算是胡乱至极。
  
也不知道就这么坐在这坐了多长时间,他放下酒杯勉强的撑起身子稍稍伸了个懒腰,摇摇头想要自己清醒一点再次抬头动作却是一顿,定在了那里。歪着头迷离的双眼透着些茫然与思念,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在这毫无准备、甚至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就这么让他没有征兆的看见了那人许久未见的容颜。
  
  
仍旧那么帅气啊。他在心里默默赞叹道。
  
  
不过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在看到那人右脸上略显狰狞的疤痕后,依旧能说出他很帅气的话,估计也就是神经大条的他了。
  
  
  
确实很帅气嘛。——面对众人惊奇的眼神,这是他的原话。
  
  
  
他渐渐坐直身体,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方带着一丝罕见的紧张。他专注的望着那人,就像很久以前那人对他做的那样。那种态度,就像是在望着自己的全世界。
  
他似乎能从那人的眼睛看出他对自己不加以掩饰炽热的爱意。就和以前一样,不变又熟悉的眼神。
  
“嗨——”他强迫自己要淡定,轻声的向那人打了一个招呼。
  
却失败了,带着微颤的尾音。
  
  
  
好久不见啊。带土。
  
我很想你。
   
   
  
  
TBC.
  
  
  
突发奇想一篇。
就是为了在清明节发泄一下内心的不甘而写。
说实话,有些心虚。
这篇,并不是为了带鸣而写带鸣。
但又是确确实实掺杂了我的一些感情。
我是想给他们一个好结局。
但是在一切已经发生的限定条件下,这是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啊。
大概,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吧。

评论(1)

热度(9)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