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原创】《无题》(带鸣,原著向虐心,随笔)(二)

——是什么时候开始,把你称作我的呢。
 
 
“我开动了啊我说!”双掌合十盯着拉面眼里闪闪发光单纯的像个孩子。末了迅速拿起筷子挑起几根细细品尝,幸福的味道弥漫在口腔里几经流转至大脑的记忆中,熟悉又美好让他不能自已。不再克制,他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却没有发现身旁陌生又熟悉的人。直到那人轻笑出声,他才反应过来愣了许久,他呆呆的转过头看向那人,依是有些不可思议。熟悉的漩涡面具,那身黑底红云的长袍已被纯黑的长袍替代。唇瓣蠕动迟迟发不出声音,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他咽了咽口水喉咙有些干燥,微偏头不看对方,语气带着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委屈沉沉试探道,“带土?”

那只仅露的赤红之瞳紧盯着他,人不发一言。明明是冰冷的视线,漩涡鸣人却能隐约看到几丝笑意流露而出。他瞬间惊喜了起来,他的带土,终是来看他了。
   
  
——心里悄悄住进了一个你。
 
   
“嗯。”宇智波带土头轻微的点了点发出了有些重重的鼻音。气氛有尴尬了那么一会,他瞥了还未来得及全部被漩涡鸣人消灭的拉面一眼,罕见的调侃道,“吃相不错。”

漩涡鸣人愣在原地没反应,过了那么三四五秒意识到了宇智波带土话中的意思,脸倏地红了起来。急忙忙的把头转了回去有些无措。只要面对那人不知怎得就像一个不会言语的小孩子一般失了语言。

宇智波带土像是没有发觉漩涡鸣人的异常般,饶有趣味上下打量他并欣赏他此时红透的脸,像是想到了什么垂头眼里柔和了不少,他缓缓站起身退后一步竟要离开。被慌张的漩涡鸣人一下拽住了手腕。“去哪?”

男人沉默了一会,有些奇怪的道:“我大老远来这看你,不请我到家里坐坐吗?”顿了顿又道,“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随即,踢了踢漩涡鸣人坐的椅子,不似平常他印象中的他,“带路。”

 
 
TBC.

评论(2)

热度(9)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