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原创】《无题》(带鸣,原著向虐心,随笔)(一)

——世界这么大,还是遇见了你。
 
 
漩涡鸣人第一次见到宇智波带土的脸不是在第四次忍界大战打碎他面具的时候。而是在一个说不清道不明又暧昧的晚上。

那也是他头一次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至于发生了什么对于之后的漩涡鸣人每当回忆起来都觉得是那么不可思议。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的一切。

当时那个男人就伫立在他的楼下。从楼上不经意间往下望去再加上路旁灯光的特效,尤其是男人还一直穿着黑底红云的晓袍效果特别好,活脱脱的就像一个鬼。

就在漩涡鸣人注意到他后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时,男人毫无征兆的抬头向他看来,黄晕的灯光打在他的漩涡面具上写轮眼隐藏在阴影下,有种说不出来的美感。哦,不是鬼啊。
 
 
——曾走进过你的世界,离你最近的地方。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啊我说?”他本应该望一眼就回屋睡觉的。男人维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漩涡鸣人被盯得发慌,却还是硬着头皮站在原地注视男人。

许久男人收回视线低下头似在思考,在漩涡鸣人疑惑的目光下又踱步上楼面对他站定。“九尾。”他恍惚听到男人低沉冰冷的说道。那邪恶的赤红之瞳闪着血光,是写轮眼。

漩涡鸣人震惊看着男人的眼睛忘记了反应。感受到来自男人略带嘲讽的视线后,他回过神探身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你是宇智波?”

“宇智波……带土。”男人停顿一下拗口道。他的怀疑得到了确认。这是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名字。“你是不是没地方住啊我说?”毕竟宇智波大宅已经封锁了这个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向那人神经大条的作出了邀请。
 
 
——即使这样,你也是那个不可替代。
 
 
男人闻言嗤笑一声淡定的话语从喉间溢出,“是啊。”像是要看漩涡鸣人会有怎样的反应,眼里充满戏谑。

“你、可以来我家住啊我说?你睡床!我睡沙发!怎么样?!”丝毫没有注意到那男人异样的目光,他大大咧咧的对他说道。或许也是因为在他心里宇智波除了宇智波鼬之外都算…自己人吧?

漩涡鸣人是看不到男人的表情的。虽然他很好奇,他能知道的只是男人一直在沉默。气氛诡异的让他很不适。他绞尽脑汁低头寻找着话题,然而没什么卵用。也是,你让一个脑筋有些笨的人跟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有什么好说的。

好在最后男人没让漩涡鸣人等太久。……大概。“不了。”男人拒绝了他的邀请。就在漩涡鸣人打算挽留的时候,男人给了他意料外的答复。“我睡沙发,你睡床。”
 
 
——所有情绪好像都给了你。
 
 
漩涡鸣人闻言微愣,这个人表面看似拒人千里之外冷淡无情,其实还是蛮温柔的啊。“不管怎样,你先进来啊我说,不冷吗?”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迈步走至他门前瞥他一眼冷声提醒道,“开门。”漩涡鸣人听到他的话很想狠狠的揍他一拳。虽说还是给人乖乖开了门。诶好,没开门他的锅他背。

他把男人带进家里关好门,招呼他坐好端茶倒水样样做得都很好这才询问他,“以前,怎么都没见到过你啊我说?”对于男人的身份他很是好奇。以前真真是一点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宇智波……带土。

男人坐在沙发上举起茶杯晃了晃却一点都没有要喝的样子,“喂,你这个人……!”怎么不理人啊我说?接收到男人向他传来冰冷的目光后他将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那个啊那个啊,我叫漩涡鸣人!”他偏头尴尬的挠挠后脑勺。
  
 
——也许在你面前,一直很笨。
 
 
“我知道。”男人看了他一眼放下茶杯起身。“不去睡吗?这么晚了。”漩涡鸣人被跳跃性的话题搞得脑子当场当机几秒又恢复正常。到底谁才是主人啊我说?他默默在心里吐槽男人。“这就去啊,你也早点睡啊?……带土。”

他看见了男人微不可察的点点头,歪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起身刚想向房间走去睡觉,却上演了一副狗血得不能再狗血的剧情。

他不知怎么就笨到自己的左腿被自己的右腿绊到整个人顺势扑倒了男人在地。面具从男人倒下的那一刻就飞了起来呈一条流星线随着男人落地的声音也掉在了地上凭着弹性又敲打地了几次。那声音就像是在嘲笑男人辛辛苦苦藏起来的脸结果还是被一个很笨很笨的人看到了。

男人阴沉的凝视自己身上趴着的人恨不得现在就捕捉他。“起来。”他低沉危险的嘶哑道。漩涡鸣人闻言愣愣的借势站起来呆呆的注视男人那龟裂一半的脸。
 
 
——世间万物都比不上你的一个微笑。
 
 
“怎么了?”男人撑臂坐起来望了一眼呆滞的漩涡鸣人罕见的柔声道。唇瓣微抿还想说些什么又止住,他想起来了……自己的脸。他低下头沉默的捡起面具打算带上,却被漩涡鸣人手疾眼快的制止了。男人缄默半晌张开道,“干什么。”

“其实要我说啊……”漩涡鸣人不好意思的移开了原互相对视的视线,“这张脸很帅气啊。”男人挑眉看着让他意外的漩涡鸣人,没有接话。“我的意思是啊……刚刚只是再想带土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所以你啊……你啊……”男人好笑的看着他紧皱眉头另只手胡乱的比划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表情急得不行。嘴角微牵低声道,“不用自卑。”

“对,就是这个啊我说!”漩涡鸣人用力拍下大腿以示自己的激动。高兴的把视线移回来又愣住了。眨眨眼,又难以置信的伸手使劲蹂躏自己的双眼,无果。“又……怎么了?”男人迟疑道。

“带土啊……你、刚刚笑了啊我说!”男人沉默看着漩涡鸣人一脸兴奋,“超帅气啊我说!”漩涡鸣人有种错觉,觉得这世上什么都比不上他的一个微笑。这个男人笑起来为什么会这么好看啊。第一次被夸帅气的男人坐在那面对朝气的少年有些无措,微抬肘部犹豫许久伸臂轻抚他的毛发。

“晚安,……鸣人。”许久男人对他说道。漩涡鸣人应该是困很久了迷迷糊糊的起身点点头应声道,“晚安。”在男人稍稍迷茫的目光下走进房间。

男人默默低头看着自己刚刚被握住的手腕,那丝余温还健在一直一直传进心里。抬起的手微顿还是给自己带上了面具。放松身子靠在沙发上呼吸缓缓变得平稳似是沉睡。

第二天漩涡鸣人早早的就起来了,来到客厅而客厅空无一人。那个人来的痕迹一点没剩,仿佛昨晚真实的一切只是个梦境。
 
 
——再次见面,已然认出不你。
 
 
后来再见到男人的时候,两个人的心境却早已不一样。那时的漩涡鸣人已经知道了什么叫晓。什么叫……敌人。

他惊愕的看见那个人呈漩涡状出现他面前,和敌人一模一样的晓服如初见那样,还有漩涡面具。声线却有些奇怪动作滑稽,像是在卖蠢自称阿飞。

明明是一样的着装给他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可是写轮眼的存在让他无法忽视这个人。带土是敌人……怎么会。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去相信这个残忍至极的事实。

这个人跟男人的性格完全不同。而且他不认识自己。漩涡鸣人稍微舒了一口气。暗暗安慰自己毕竟带土幸存下来了,宇智波的再有一个人幸存下来也不为过。
 
 
——你是唯一,不容怀疑。
 
 
漩涡鸣人一瞬间的呆愣身边的旗木卡卡西是注意到了,他微皱眉询问道,“鸣人,你认识?”漩涡鸣人回过神对他歉意的笑笑,“卡卡西老师,我不认识他啊。”却没有察觉到男人听到这话时写轮眼渐暗。

战斗没持续多久,似乎是敌人想要拖延时间而已,男人只是躲闪第七班的攻击却从不反击,最后以来的方式一样离去。留下不明所以的第七班。
 
 
——偶尔会想起你,你的微笑。
 
 
自从知道了晓的目的后,漩涡鸣人这日子就过得苦不堪言。当然阻挡不了他要把佐助带回木叶的心思。只是累了偶尔会想起那个如梦一般夜晚。

那个人不经意间的笑容。

说起来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了。无论是带土,还是那个和他相似的人他都没有。男人就犹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宇智波带土。真好听啊这个名字,他突然发现。自己也有些不正常。漩涡鸣人失落的叹口气出门准备去吃一乐拉面,很久没有好好放松了。
 
 
 
TBC.
Ps:随心突然想码了(。)这算是一小部分吧。

评论(2)

热度(11)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