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原创】《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原著向,带鸣x)

回忆Part3.(鸣人视角)
【房间变干净了,阿飞就会进我家了吧?我要请他吃丸子。】
鸣人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算打扫房间。

因为带土不喜欢这样脏兮兮的房间。

“好吧,开始干吧!”随着一句充满干劲的喊声,鸣人开始了他的艰苦旅程——打扫房间。
  
不得不说,他的房间真的很……用什么词好呢?
  
脏,这个词已经形容不了他的房间,这完全超出了脏这个词的概念。
  
  
不说全世界,估计整个木叶只有他自己能忍受他的房间。
  
好了,回归正题。
  
虽然鸣人说是要打扫房间,但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打扫。
  
不得不说,这是鸣人从小到现在第一次主动打扫房间。
  
站在原地看着那些四处爬的虫子和满地的垃圾有些不知所措。
  
该怎么打扫啊?这是他内心深处的声音。
  
站在那里足足有十多分钟,他打定了主意,就这么干吧!
  
先把地上的垃圾清理下吧,然后再擦地,虫子自然而然就爬走了吧?

鸣人在心里这么想着,不得不说,在爱情(划掉   友谊的渲染下,鸣人还是蛮聪明的,当然这遮盖不了他本身是一个白痴的事实。
  
竟然计划都制定了,那么可以开工了。

大约过了有四个小时,鸣人气喘吁吁的坐在洁白又光滑的地面上打量着这个异常干净的房间。
  
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不错。
  
关上灯,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喃喃道:“阿飞晚安。”
  
然后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似乎是很幸福的梦,嘴角无意识的向上勾起,嘴里喃喃呓语着,观察他的口型,说的貌似是阿飞二字。
 
 
 
回忆Part3.(带鸣视角)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又答应他去看他,因为看着他的眼神我无法拒绝什么。】

鸣人的那句话,对带土影响很大,虽然只有一瞬。

但确确实实的触碰到了他的心。
  
『因为我答应了带土要一直笑啊。』
  
说他白痴一点没错。
  
那种情况下,很想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吧?
  
为什么要笑……
  
带土突然沉默了,站在原地,目光望向远方,那双眼睛深邃望不见底。
  
我……为什么要担心那个人柱力?
  
宇智波带土,你究竟怎么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只握住鸣人的手。
  
他感觉到了,上面似乎还残余着温度,只有一点,但很温暖。
  
等带土再次抬头望向远方时,他似乎想通了什么。
  
一定是因为他是九尾人柱力的关系,再加上他那么笨,村里人又都那么对待他,万一他有天突然死了,我的计划岂不是就失败了?
  
嗯,一定是这样。
  
不过,宇智波带土你这样真的好吗?
  
这个理由怎么看都……算了,你能想出什么就很好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暂时就要担任奶爸这个职业呢,一切都要以鸣人为主。
  
还有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宇智波带土,你可要注意了,万一养死了,亏得就是你了。
  
 
 
回忆Part3.(上帝视角)
【今天带土怪怪的,我做错什么惹他不高兴了吗?】
【我想看见真实的他,没必要对我这么小心翼翼。】
宇智波带土一早就来了。

他觉得鸣人现在应该还在睡觉。

使用神威移至鸣人床前。
 
他发现这家伙的睡颜还不赖。

没有了任何的伪装,很安静的一张脸。
  
像是梦到了什么,时不时地皱了皱眉头,也很可爱。

然后他打量了下四周,因为这次没有闻到上次那记忆犹深的臭味。

意料之外的,房间变得很干净,他打扫过了吗?

那个九尾人柱力……很容易扰乱人心啊……

鸣人和带土在一起的时候,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带土是能感觉出来的。

像是怕惊扰了自己,或是惹怒了自己似的。

他也总是一脸笑容掩饰自己内心的伤痛,从来不把脆弱的自己展现出来,露出来的永远都是那个笑得没心没肺的他。

带土想看见真正的鸣人。

痛的话会告诉他,然后在他面前哭;累的话会告诉他,然后在他面前休息;困的话会告诉他,然后在他面前睡;饿的话会告诉他,然后他带他去吃拉面;有困难的话会告诉他,然后他替他解决。

看见对他小心翼翼的鸣人,带土内心表示非常的不爽。

那种感觉就像是当年看见卡卡西时的不爽是差不多的。
 
带土有那么一瞬的恍惚,他意识到了什么。
  
望向熟睡的鸣人,眼神越来越深邃,本来就不易让人看出什么的他,这时更不容易看出他内心在想什么了。

躺在床上的鸣人,这时眼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朦胧的眼睛慢慢睁开,看见了床前的带土,又闭上眼睛,伸手使劲揉了揉眼睛,淡定的再次睁开。

嗯,还在,不是幻觉。

诶诶诶?不是幻觉……阿飞来了!

意识到了什么的鸣人,猛地坐起,然后一激动的跳了起来,站在床上。

“阿飞!”

带土站在原地看着他的那些白痴行为,在内心点了点头,很好,这才是真正的鸣人。

“嗯。”

“你今天来的好早!”一脸兴奋的鸣人又盘腿坐在床上,看着阿飞大声叫道。

“早上很闲。” 

“啊,那阿飞的意思是可以陪我一整天吗!”鸣人尝试曲解带土的意思,激动地说道。

带土沉默了,他貌似只说了早上很闲吧……
 
鸣人看着沉默的带土,有些尴尬的抬起手挠了挠头,他对带土笑道:“啊,阿飞……我,我是说,你……可以陪我一天吗?”

看着还没有说话的带土,鸣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觉得带土今天怪怪的,说不上的怪。

“阿……” 

“鸣人。”带土抢先开了口。

“阿飞?”鸣人很疑惑,非常的疑惑。 

“你不用这样,像往常一样……不,做最真实的你就好。”带土深邃的目光一直都在鸣人身上,他缓缓的说道。

“阿飞……”鸣人慢慢低下头。
 
带土没有再出声,站在原地看着床上的鸣人。

他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早点说清楚比较好。

“村里人都讨厌我。”

“嗯”

“他们恐惧我……”

“嗯。”

“没有人理我……没有人陪我玩。”

“嗯。”

鸣人每说一句都会停下来,等带土回应。仿佛只有这样,他才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你是第一个肯跟我说话的人。而且不讨厌我……不害怕我。”

这次没有很快等到回应。

直到鸣人抬头注视着带土,才等来了那一个字,“……嗯。”

所以才那么小心翼翼吗?
 
“我怕你不高兴了就不理我了。”

“我……”

“不会。”带土淡淡的说了一句。

“啊?”鸣人有些发愣,搞不清楚带土在说什么。

“不会不理你。”

这次换鸣人沉默了。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许久他开口道:“可是……我怕。”

“我想看见真实的鸣人。”带土盯着鸣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说道。

“否则你会不高兴吗?”

“是。”

“那我以后不会这样了。”鸣人笑得一脸灿烂。

“啊,对了!阿飞,我请你吃丸子!快,快!等我一下,阿飞,我换衣服。”鸣人边说,边自顾自的找着衣服。

“鸣人。”带土叫住了正在找衣服的鸣人,被叫住的人疑惑的看向他,“阿飞,怎么了?”

“下次吧。”

“啊?为什么啊?”鸣人显得很沮丧。“阿飞,你一会儿有事吗?”

“嗯。”

“可你刚刚说了早上很闲。”

带土再次沉默了,“现在是中午了。”

“诶?”鸣人不相信的站起来望向自己家的闹钟。

指针正正好好的指向了十二点。

“好吧……”鸣人失落的说道,然后又马上打起精神看着带土:“那么说好了,下次我请你吃丸子!”

“嗯。”

“阿飞,我明天开始要上学了。”

上学?“五年前……你不就在上吗?”

“诶?阿飞,你怎么知道的!”

带土才不会告诉鸣人那时他见过他,还在原地注视了很久。

“不告诉你。”

“嗯……怎么这样……”鸣人不满的抱怨道。

过了一会,平静下来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前两次考试没及格。”

带土想了想,“这样啊……下次来看你的时候,我教你忍术吧。”带土看着他这么说道。

“真的吗?”鸣人眼睛闪闪发光。

“嗯。”

“哦!太好了!阿飞一定很厉害!有阿飞在身边实在是太好了啊!”鸣人激动的说道,在床上蹦来蹦去。

带土的嘴角又一次的不受自己的控制微微上扬,勾起一丝弧度。

TBC.

Ps:人物一定ooc惹(。)不是错觉……

评论(1)

热度(7)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