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原创】《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原著向,带鸣x)

回忆Part2.(鸣人视角)
【阿飞,答应过我还会来的,可是他三个月没有来了。】

“你这个怪物!”
“谁会陪你玩啊!”
“离我们远点!”
“砸死你!”
  
“我不是怪物!”
我不是……
别砸我……好疼。
阿飞……你在哪?
“阿飞……”被石头不断砸到的鸣人,身体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中的疼痛,那种疼痛无法言说。他举起手护住头部,可还是有石头砸到了头部,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鸣人渐渐支持不住,他恍惚的喃喃道。
  
阿飞为什么还不来……
  
已经三个月了……
 
是不是已经忘了我?
  
我做错了什么……他们都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那种……憎恶的眼神。
 
我明明只是个孩子,我不是怪物……他们透过我看到了谁?谁可以看到我,只是孩子的我?
  
阿飞……
  
只有他是不一样的吧?
  
他说他跟他们不是一样的人。
  
他不怕我,他不讨厌我,他不用那种眼神看我,他不打我。
  
他愿意跟我说话,他愿意回答我的问题,他愿意给我糖吃。
  
甜甜的,小孩子都会喜欢的东西。
  
他喜欢我的笑,他说我的笑很温暖,我应该是一直笑着的。
  
对,我才不能哭给他们看,我要一直笑着。哪怕前方面对的是万丈悬崖,我也要笑给他们看!
  
鸣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咧开嘴笑了起来。如同带土所说的那样,温暖,阳光。
  
“怪物,你笑什么!”
  
“我为什么不可以笑!我不是怪物!”
  
“我妈说你是怪物!你就是!”
  
“我不是!”
  
“哼,我们不会和你玩的!我们走,不理这个怪物了!”
  
“嗯。”
  
鸣人只是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发呆,我才不是怪物呢……我就要笑,一直笑,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
  
手因紧紧发力微微颤抖着。
  
鸣人又来到了那个小湖边,望着湖面出神,身上的伤口还未清理。
 
青一块紫一块,还有的伤口蹭破了皮,流出了鲜红的液体。
  
头上那些伤口真是触目惊心,看得人发慌。身体上以前受的伤,因这次还未治愈的伤痂又重新裂开了口子,血液顺着身体低落在地,衣服被血液浸湿,很不规则。
  
 
 
回忆Part2.(带土视角)
【我那天一定是撞了邪,竟会答应他有空去看他。】

其实宇智波带土一直都很闲。
  
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去见鸣人。
  
但是,他不能去。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为什么一见到漩涡鸣人就会感觉自己完全不像自己了?
 
  
只是三面而已。
  
第一面看着他温暖的笑发愣,差点儿耽误了大事。
  
第二面看着他孤单的背影,竟然停在原地注视了许久。
  
第三面看着他悲伤的眼神,直接上前与他闲聊。
  
第四次见面,岂不是就为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了?
  
九尾人柱力漩涡鸣人吗……
  
与那天见面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是时候去看看他了。
  
二话不说,使用神威,瞬间转移。
  
木叶一个建筑物的阴影里出现了一个漩涡形,是使用神威的带土。
  
待身体完全转移后,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场景,露出的右眼一道暗光转瞬不见。
 
一群小孩在向一个小孩身上扔石头。
  
而那个小孩是漩涡鸣人。
  
他只是举起手臂护住自己的头部,不哭也不反抗,站在那里任由他们继续胡闹。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衣服脏了,很黑也很红。
  
带土发现了,鸣人身上有旧伤。

看来那群小孩这样的无理取闹,不止一次。
  
为什么不躲呢?
  
这是带土现在非常想问的。
  
他应该可以躲开的。不,不是应该,是一定可以。
  
带土突然身体僵硬了。
  
他听见了,鸣人在叫他的名字。
  
轻轻的一声,“阿飞……”
  
看见他了吗?
  
不,不是……他没有看见,只是无意识的喃喃自语。
  
要不要出去阻止?可是……我为什么要去阻止?
  
看,这一点都不像带土。
  
鸣人突然毫无征兆笑了。
  
白痴,笑什么?挨打了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吗?可恶啊,竟然又愣神了。
  
宇智波带土,这真的一点儿都不像你。
  
 
 
回忆Part2.(上帝视角)
【阿飞质问我为什么不躲,我笑着回答他,没有这个必要。】
【人柱力的童年都是这样吗?可那些人柱力都没有他这么笨。】

带土站在原地,看着鸣人一步一步慢悠悠的挪动那算得上遍体鳞伤的身体向前走去,方向有些熟悉。
  
距离拉长到一定程度上时,带土才抬脚跟着鸣人留在地上的血迹往前走。
  
是那个湖。
  
他和他算的上第一次正式见面的地方。
  
只见鸣人慢慢蹲下身子,环抱膝盖,将自己的头埋进去,整个人蜷缩成一个球。
  
宇智波带土看着这样的漩涡鸣人,他第一次在那件事情之后感到了后悔。
    
后悔那时为什么没有出去保护他。
  
他慢慢走近鸣人,在他背后站住了。
  
面具外露出的右眼,的确有一丝懊悔,但只是一瞬。
  
他想了想,现在他应该说些什么。
  
正准备开口时,鸣人出声了,“是阿飞吗?”声音小小的,不注意听的话是听不到的,很不确定的语气,却带着期待。
  
带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蹲下身,用手指轻轻戳了下他身上的一处伤口,淡淡的问道:“疼吗?”

毫无疑问的,鸣人被弄疼了,身体微微颤了一下,猛地吸了一口气。但还是强忍着没吭声。头还是埋在里面,轻轻摇了一下,表示不疼。
  
带土没有理会鸣人近几乎算骗人的回答,继续问道:“为什么不躲?”
  
鸣人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我躲了……没躲开。”
  
带土只是看着鸣人,没有说话。
  
这样的沉默保持了很久。
  
“为什么不躲?”带土又开口问了一遍,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鸣人在黑暗中,扬起了笑脸,假装略带轻快的语气说道:“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啊。”
  
紧接着一句话幽幽的响起,“就算躲开又有什么用?改变不了他们对我的看法。”
  
“这种伤痛比心中的伤痛差太多了。”
  
带土非常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是的,身上的伤痛可以治愈,可是心中的伤痛要怎么治愈?
  
谁带来的,就要由谁去治愈。
  
否则这伤口只会越来越大。
  
这就是人柱力吗……不,其他人柱力应该没有他这么笨。
  
“起来。”
  
鸣人没有动弹。

“鸣人……起来。”
  
鸣人还是倔强的没有动弹,反而抱着膝盖更用力了,缩成了一个比刚刚更小的球了。
  
带土看着鸣人因这幼稚的动作而微微颤抖着,弄疼自己了吧?
  
果然还是一个孩子。
  
带土站起身,将鸣人拉了起来,然后在空中把他的身体转了过来。
  
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他的头上,控制使用查克拉,为鸣人疗伤。
  
鸣人感觉带土手放的地方一片清凉,然后头上的疼痛减少了不少。
  
鸣人表示对这一现象很惊奇,蔚蓝的眼睛恢复了不少光彩,他开口问道:“阿飞,你做了什么?”
  
“我不太擅长医疗忍术,不过这点小伤我还是可以应付的。”
  
“医疗忍术?”
  
“可以疗伤的忍术。”
  
转眼间的功夫,带土已将鸣人身上的伤口全部治愈。
  
刚想说些什么时,只听“咕噜”一声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鸣人的脸上瞬间爬上了一丝的可疑的红晕,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眼神与带土微妙的错开。
  
“饿了?”带土淡淡地问道。
  
鸣人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走吧。”带土说着向前走去。

刚迈出一步,便被鸣人抓住。
  
鸣人看着要走的带土急忙伸出小手拽住带土的衣服,他抬起头嗫嚅的问道:“去哪?”
  
带土闭上深邃淡然的眼睛,轻轻道:“先去换身衣服,然后我带你去吃饭。”
  
“可以吃一乐拉面吗?”
  
“你喜欢?”
  
“嗯,最喜欢了。”
 
带土站在原地想了想,转过身面对鸣人,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金发,然后拉着他的小手,再向前走去。
  
“可以。”
  
鸣人开心的笑了,发自内心的笑。
  
“阿飞……”鸣人突然开口叫道。
  
“嗯?”
  
“没事,就是叫叫你。”
  
又过一会儿……
  
“阿飞……”
  
“嗯。”
  
又过了一会儿……
  
“阿飞……”
  
“我在。”带土说完,又加上一句,“就在你的身边。”
  
鸣人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带土,眼神闪着异样的光芒。手中的温度很温暖,如果可以,鸣人想,就这么走下去,不松手。
 
还剩下很长的一段路,鸣人都没有再出声叫带土,一路上走得很安静,很快到达了鸣人的家。
  
“阿飞,这是我家。”
  
“嗯。”
  
握住的手松开了,余温残留在鸣人手上很快散去,但鸣人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留下来了顺着手心蔓延到了心里。
  
鸣人推门进来,一股臭味扑面迎来。
    
带土不禁皱了皱眉,他看着满屋地上的垃圾,和爬得哪都是的虫子,他开口道:“鸣人……你打扫过吗?”  
  
“阿……阿飞。”鸣人用一只手挠了挠头,看着带土尴尬的笑道:“没有。”
  
“算了,先去换身衣服吧。”带土看着这个房间,转身往外走去,“我在外面等你。”
  
“嗯。”阿飞喜欢干净呢……回来一会儿打扫下吧!
  
衣服很快换好了,鸣人跑出门外自己握住了带土的手,兴奋的说道:“阿飞,走吧。”
  
带土没有说话,跟着一脸兴奋的鸣人向一乐走去。
   
“阿飞,我想吃味增拉面。”鸣人站在一乐里面,对带土说道。
  
“嗯。”
  
“阿飞,不吃吗?”
  
“我不爱吃拉面。”
  
“那……”还没等鸣人问完
  
“你们要的味增拉面来哦~”一乐老板出声打断了这次谈话。
  
鸣人接过拉面快速的吃了起来。
  
带土看着鸣人的吃相呆住了,他缓了一会儿,“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可,可是……”鸣人边吃边说,“可是很好吃啊。”
  
很快一碗拉面就被鸣人消灭掉了。
  
“那阿飞喜欢吃什么?”吃完拉面的鸣人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刚刚一直想问的问题。
  
“丸子。”
  
“很好吃吗?”
  
“嗯。”
  
在鸣人还想说些什么时,带土望了望周围的建筑,淡淡道:“我该走了。”
  
鸣人听到这句话,有些慌,“下次再见你,会不会还是三个月后?”
  
带土沉默了,三个月……他一直在想吗?
  
“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哭?”带土蓦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鸣人愣了一下,他想了想:“因为我答应了带土要一直笑啊。”
    
所以那次才会笑吗?  

“白痴。”
  
“阿……”鸣人刚想抗议,却被带土一句话打断。
  
“后天来看你。”
  
“真的?”
  
“嗯,再见。”
  
“再见阿飞。”

TBC.

Ps:隔惹这么久……自己回来看了看觉得心好痛(。)

评论

热度(5)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