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嗨。嗨——
这里是阿邪♪
主吃带鸣、瓶邪、伞修和黄叶。
多多指教啊我说★

【原创】《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原著向,带鸣x)

回忆Part1.(鸣人视角)
【可不可以,来个人陪我玩?哪怕跟我好好说一句话也好。】

“妖狐,离开这。”
“怪物,别来这里。”  
“滚,别让我看到你。”  
“死都不可以别跟他玩,听见没有?“
“绝对不可以和他扯上关系,会死人的。”  
“我妈妈说,不可以和他玩。”  
“我妈妈也是这么说的。”  
“你走开,我们不会和你玩的!”
“别来这烦我们!”

“我不是怪物!”
”不准你们瞎说!”
”我是漩涡鸣人!”
为什么,不跟我玩!
我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
我只是……漩涡鸣人啊!

这是一个小湖边,每天都会有一个小男孩坐在这里,望着平静的湖面出神。
  
一头耀眼的金色头发,就像温暖的太阳一样,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接近。那双蔚蓝的眼睛,给人一种错觉,透过它可能看到的就是晴空万里,清澈而又单纯。
  
但没有人能看出他在想什么,小孩子不应该是这样,他们都很单纯,一眼就可以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关键是也没有人会去在想那个他们所谓的妖狐怪物在想些什么,也没有人会去关心他。
  
小孩子很容易满足,他们想要的很简单,一有人陪着玩,二就是有糖吃。
    
可这两点那个小男孩,也就是漩涡鸣人,他都没有得到。
 
他得到的只有村里人不知名的厌恶,无缘头的恐惧,口中那些肮脏的咒骂声,和同龄人的疏远。
  
他经常来到这里,一坐就是很久,从上午到晚上。
 
 
 

回忆Part1.(带土视角)
【他坐在湖边发呆时眼神,让我莫名的感到心疼。】
  
宇智波带土到达湖边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场景。
  
一个金发的小男孩坐在湖边望着湖面出神,像是在想些什么。
  
那双蔚蓝本应该很清澈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白雾,名为悲伤的白雾,这个带土是知道的。
  
他不清楚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露出那么悲伤的眼神,一个人坐在那里,就像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他了一样。
  
带土藏到一边的草丛堆里,在湖对面观察了那个小男孩一下,金色的头发,蔚蓝的眼睛,他越发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带土在草丛堆里蹲着身子仔细的思考着。
  
他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小男孩他确实见过,还不止一次。
  
在他刚出生的时候,他抱过他,那时的他大声嚎哭着,很吵。他拿他作人质威胁第四代水门,他曾经的老师。

将他抛上去的那一刻,他对他笑了,这很奇怪,看着他的笑他竟然愣了一下,很阳光。
  
这是第一次他们相见。
  
第二次的时候,是他因某些事路过木叶,就进来看看,想毁掉却没成功的地方。
  
他看到他一个人坐在一个破旧的秋千上,望着一群跟他同龄的人发呆,那群人在嘻嘻哈哈的玩耍。
 
他注意到了,他的手握住绳子很用力,有几滴血流了出来,顺着绳子往下滑,直至滴落在地,一滩鲜红的血迹,很刺眼。
  
他抬头向上看了看,忍者学校。又望了望他的背影,转身离去。
  
他叫漩涡鸣人,九尾的人柱力。
  
这样的话,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可是,望着湖对面那个人柱力的眼神,他突然感觉心好像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疼痛。
  
 
 
回忆Part1.(上帝视角)
【他说,只是因为你的笑容很温暖,我喜欢你一直笑。】
【那么悲伤的眼神不应该属于他,他该是一直笑着的,就像现在。】

带土看着鸣人的眼神,不禁在想他在想些什么?
  
那么悲伤,还带有一丝不解的眼神,却没有一点憎恶。清澈无暇,这么形容他那双蔚蓝的眼睛,没有一丝一毫的问题,完全可以。

加上他脸上不甘的表情,带土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去打个招呼也没关系吧?
  
带土这样想到。
  
使用神威,身体变成一个漩涡形,渐渐越来越小,汇集右眼处消失不见。
  
在鸣人身后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旁,蓦地出现了一个漩涡形,越来越大,是带土。
  
他放轻脚步慢慢向前走去,尽量不打扰坐在湖边发呆的鸣人,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盘腿坐在了他的身边。
  
鸣人回过神来,他歪着头看向身旁突然出现的人,脸上带着可疑的面具,身穿黑色披风,只露出了一只眼睛,深邃而又淡然。他的眼里充满了疑惑,还有……戒备。
  
“你不怕我?”嗓音稚嫩,又充满一丝期待。
  
“不怕。”带土平静的回答。
  
“你不讨厌我?”
  
带土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为什么讨厌你?”
  
鸣人愣了一下,他想了想,想了想,想了……想,然而什么都没有想出来。
  
他嘴唇微张,又紧紧闭上。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对,他为什么要怕我?
  
“可是,可是……”鸣人还是想试图说些什么,突然想到了,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村里的那些人都讨厌我!”
  
“我跟那些人不一样。”带土想了想,这么说道。
  
“哪里不一样?”鸣人的好奇心突然被激发出来,整个身子转了过来对着带土,那双蔚蓝的眼睛闪闪发光。
  
“吃糖吗?”带土淡淡地说道。
  
“啊?”鸣人愣了愣,面对这跳跃性的对话,他表示完全反应不过来。
  
带土默默的看着呆愣的鸣人,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吃糖吗?”
  
“桃?”鸣人疑惑的回问。
  
“糖。”
  
“桃?”
  
带土深吸一口气,重复道:“糖。”
  
“糖?”
  
“嗯。”带土点了点头,终于对了……
 
“那是什么东西?”
  
没有吃过吗……“一种很甜的东西。小孩子都很喜欢。”
  
“为什么会喜欢?”
  
“因为很甜。”
  
“所以都喜欢吗?”
  
“吃到嘴里会感到很幸福。”
  
“感到很幸福……”鸣人低下头喃喃道。“那你喜欢吃糖吗?”
  
“不喜欢。”
  
“为什么?”
  
“我不是小孩子。”
  
“不是小孩子就不喜欢吃糖了吗?”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鸣人终于又安静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向带土,眼神变得小心翼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又想问什么?”
  
“问了你会生气吗?”
  
“不会。”带土真的很想反问他,为什么他会生气。他也很想反问自己,为什么会费时间与他在这闲扯。
  
只是……他不想看他这么悲伤,他见过他的笑,很阳光,很温暖。笑容应该一直属于他。
  
“幸福……是什么感觉呢?”
  
“这很难说。”
  
“为什么?”
 
“每个人所谓的幸福都是不同的,关键看那个人是怎么想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会得到幸福,永远不会。”再怎么想,我想要的也只有一个,我只想她复活。
  
“为……”带土在鸣人还未提问之前,打断了他的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可不可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我叫漩涡鸣人……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带土,宇智波带土。”带土再三思考,还是决定把真名告诉他,为了保险,又加上一句,“要叫我阿飞,没有为什么。”
  
鸣人很识相的没有在问为什么,他从地上站了起来,蔚蓝的眼睛闪闪发光,没有了刚开始的戒备,更多的是开心。
  
“阿飞,我想我好像知道幸福是什么了。”
  
带土看了看他,露出的那只眼睛闪过一丝亮光,随即消失不见。“先吃糖。”
  
鸣人接过带土递得一颗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拆开包装纸,放进了嘴里。
  
“好吃吗?”
  
“嗯,很甜。”鸣人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没有感到幸福。”
  
“那你所谓的幸福是什么?”

“和阿飞在一起的感觉,我喜欢这样。”
 
带土这次是真的沉默了。
  
“阿飞?”
  
“嗯。”
  
“我可以再问一个吗?”
  
“刚刚是最后一个。”
  
“可是……阿……”
  
“可以。”
  
鸣人笑了,带土看了一眼,垂下眼帘,真的……很温暖,就像太阳。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是第一个肯跟我说话的人。”
  
“没有为什么。”
  
“阿飞?”
  
“你笑起来很温暖,应该一直笑。”
  
“你喜欢看见我笑吗?”
  
带土抬眸看了看鸣人极其认真的眼神,面具里的嘴角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不禁勾起了一丝弧度,他说:“嗯,很喜欢。”
  
“阿飞,认识你很高兴。”
  
带土抬起一只手放到鸣人头上,恶劣地将他一头金发弄得乱七八糟,“讨厌吗?”
  
鸣人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我要走了。”
  
“下次还能见到你吗?”
  
“不出意外的话,可以。”
  
“什么时候?”
  
“我有空的时候,会来看你。”
  
“那么,阿飞再见。”
  
“嗯,再见。”漩涡鸣人。

TBC.

Ps:大概像这样搬过来……orz

评论

热度(7)

© 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