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神社。(带鸣,万字生贺)

标题,阿飒你懂得。
新年快乐!

     
 
 
 
1.
漩涡鸣人小时候听村里的老奶奶讲过一个故事。因为太过诡异,所以印象深刻以至于现在都记忆犹新。但是他绝不会承认是自己害怕才记住了它。
 
故事里提到过村外那早已荒废的神社。说到这个神社,先介绍下这个村子。漩涡鸣人住的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年四季如春山清水秀。唯独有一点怪异至极,村子所在之地不算偏僻,如此好的光景却人迹罕至。传闻是说因神社荒废的缘故,具体情况怎样还是来听听看这个故事讲的到底是什么吧。
  
从前的从前,村外有一片浓密带着神秘面纱的森林,它的尽头深处氤氲而起的薄雾下隐藏着一座神社,据说侍奉的那位神明有着一个怪癖——喜欢收集各种东西。只要你带着什么进入这片森林,离开时绝对是空手而归。
  
那时的神社热闹至极,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会有人前来参拜,来得不止是村里的人,还有四处各地为了神社而前来的人。村子也因被这个神社眷顾一直都是五谷丰登欣欣向荣。
  
可有一天神社突然极速衰退变得破烂不堪,即使出了森林东西也不会再消失。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神明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
  
却又似乎有个力量隐隐约约在守护这个村子,让它依旧如初。有人回到村子说过曾好几次在森林看到荒废的神社旁总有个黑影伫立一边似是等待着什么。再后来,接近神社的人就再也没回来过了。是消失还是什么,没有人清楚。
  
故事到这就结束了。在漩涡鸣人眼里这就跟见了鬼似的,诡异极了。毕竟最后那个老奶奶特意忠告过他,尽量别去森林,也不要接近神社。
  
以前不觉得这神社怎样怎样,听过这个故事后从小到大就怕鬼的他哪里还敢去作死。漩涡鸣人就在这故事的阴影下一点一点的长大了。虽说他是孤儿,但在村子里人人都对他不错的,也可以说他是穿百家衣长大的。
  
 
 
2. 
村子有个奇怪的传统,每个孩子到十八的那年生日都要到森林里走一遭取回一个漩涡面具,整一天都要戴在脸上。
  
这马上要到十八岁生日的漩涡鸣人可着了急,进森林会消失的啊我说!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进去啊!我不想消失啊我说!抱着头蹲在那里急得要跳墙。
  
他是见识过森林的可怕的。小时候在没听故事之前晚上曾不小心误打误撞的进入了那片森林。他依稀记得当时雾很大很大,大到觉得自己身处白茫茫的世界,什么都看不见。耳边却充斥着在森林里响起的奇怪声音。
  
后来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只知道那天从森林出来从来没得过病的他大病了一场。一连睡了四天四夜,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长到恍如隔世一般。
  
梦里一片漆黑,朦胧中出现个男人脸模糊得他看不清,唯有那双如鲜血般的赤红之瞳闪着异样的光芒。他有一股呼之欲出的熟悉感,他在哪里好像见过这样的一双眼。
  
他忐忑的站着被那个男人注视了许久,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那个人看得光光的连个渣都没剩,包括他此时的心里想法。
  
他咽了一下口水,紧张的上前一步壮着胆,一手握拳一手指着男人并冲着那个男人嗫嚅道,“你、你是谁啊我说!”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
  
时间静悄悄的溜走,那个男人站立他面前一动不动只是用着那双血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勾玉转动。
  
他头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真的害怕,他往后稍稍退了一步,突然脑子有些沉重的,眼前的场景像是虚影一般无形的晃了一下,视线陷入黑暗。昏迷醒来的那一刻,他听到了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
  
“等我。”那个男人终于开口。
 
 
 
3.
漩涡鸣人再害怕进入这片幽暗的森林,他也必须进去。这一天终是到来。
  
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叹着气慢吞吞的来到村门口。他看见了村里那些小伙伴都在那里等着他,为他送行。一个个面露担心紧张的神色,生怕他就留在了森林再也回不来。
  
不能让他们担心啊我说……漩涡鸣人心里暖暖的,这些都是对他很好很好的人。
  
快要到时,他故意大大咧咧的小跑过去,抬手挠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我说!我肯定会回来的!没有什么能难倒我!喂喂喂!”看到小伙伴们放松下来,他稍微舒了口气,“怎么也要相信我啊我说!”
  
就在有一个小伙伴迈步上前好像要祝贺,被一个老奶奶及时伸手拦住了,“……那话等他平安回来再说。”末了,她向漩涡鸣人缓缓走去。
  
她颤巍巍的举起手似要抚摸他的头,漩涡鸣人微蹲身子连忙配合老奶奶,她注视着漩涡鸣人手有些发抖,仿佛有好多话对他说,“记住千万别接近神社……一定、一定要平安回来。”
  
漩涡鸣人抿嘴什么都没说,只是狠狠点了点头。他明白自己这次进森林可能再也出不来了。但是他也要尽全力出来,因为这里有很多爱他的人在这里等他回来。他答应过他们了。
  
出村子前的最后一刻,他回头扬起笑容冲他们摆了摆手,“我一定会回来的我说!”毅然转头进入森林。现在的他没什么好怕的了。
 
 
 
4.
偶尔有点点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射进森林留下痕迹。漩涡鸣人越往深处走越觉得自己步入云端,这里的雾太大了。虽然迷失了方向,但他却没有一点紧张感。反而觉得分外熟悉亲切,自己就应该属于在这里。
  
白天的森林很美好,没有夜晚森林的昏暗神秘,透露着一丝圣洁,大概是曾供奉着神社的缘故。
  
漩涡鸣人原本还能听见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声,突然一瞬间就变得寂静无声,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在周围涌现。他立马停下脚步哆哆嗦嗦的环顾四周,并没有什么异样。事实上是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谁?谁在那里!别、别装神弄鬼啊我说!”
  
后面似乎有个视线紧紧的跟随着他,让他脊背一凉有种自己被当作猎物盯住的错觉。不仅如此,那视线让他浑身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感。似平淡如水却又暗含炽热,这么想着他不禁心中恶寒身体一激灵。漩涡鸣人摇摇头将奇怪的情绪甩出脑外,暗暗在心里给自己数着拍子打气准备回头,“谁?!”
  
意料外的什么都没有,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还依健在,就在漩涡鸣人打算继续前进时,一阵诡异的大风开始刮起。他稍弯腰手臂护住头部抵挡吹来的灰尘枝叶,没过多久大风已停。取而代之的是转瞬袭来的刺骨寒意,他僵住了身体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停下。他发觉自己不能动弹了。
  
“你回来了。”大脑倏地停止运转,耳边无征兆传来的这句话不停在脑中回现。他听得出来,这是一句陈述事实的疑问句。没等漩涡鸣人理解那句话的意思,那人又自顾自的说道,“也是……毕竟你答应我了。”答应?答应什么啊我说?
  
漩涡鸣人很郁闷。他就是来森林找面具想好好过个生日,他容易吗?要不是现在不能动弹他真的想上来给身后那人狠狠一拳,让他记住他的厉害,“喂!放开我!你是谁啊我说!”
  
那人却没有理他,直接将手中的东西反扣在漩涡鸣人脸上,以此堵住了他正喋喋不休的嘴。漩涡鸣人被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眨了眨眼想回头看着男人,用力后才想起自己现在不能动,有些不甘心的试探道,“这是……面具?”
  
他仿佛听到背后那个男人嗤笑了一声似是夸奖般轻声道,“还不笨。”像是察觉到眼前的人快要炸毛,侧身瞥他一眼嘴角微牵略带嘲讽问道,“知道这是哪吗?”
  
“这……是哪?”他沉默一会迟疑道。虽然男人的语气令他很不舒服,但是这个人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况且自己现在这样也只能顺着他。
  
“神社。”那个男人轻飘飘的吐出了两个字转正身子退后一步。与此同时,漩涡鸣人发现自己可以动了。但是脑子又乱成了一团,他被男人的那个回答愣在原地。神、神社?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我说?!怎么会……
  
 
 
TBC.
 
真的是把家底拿出来了(大雾)

评论(8)

热度(12)

© 白先生家的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