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鸣】陌生人的来信。(老带生贺,太子爷带)(一)

宇智波带土,生日快乐。
 
这个是看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后想到的梗,…啊,这个小说真是太棒了,很喜欢,所以有了这篇生贺。老带和鸣人不是同一个国家,设定上应该是黑道上的太子爷带x平民小百姓鸣(?
 
 
 
 
在他三十二岁那年的生日晚会上,他收到了一封神秘的来信——没有落款,只有作为收信人的他的名字。

他挑了挑眉,可能是因为太过无聊且今晚夜色恰好,在这热闹嘈杂的气氛里宇智波带土打开了这封信。
 
 
 
……
 
 
 
先生:
 
        你好!
 
        首先祝你生日快乐!
 
        你可能并不认识我……或是早已忘记了我。虽然我很想,很想奢望你是记得我的,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印象。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是一位大人物,每天都从早忙到晚,有时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而你见过的人恐怕排起队来能绕着地球排上那么三四圈,其中不乏一些有趣的,漂亮的,比起我来好上不知多少倍的人。你怎么会记着如此平凡的我呢?这真令人难过。
          
        我想你现在肯定在内心嗤笑,表面却还是一副冷淡,疏离,很有礼貌——欠揍的装模作样。我真是太了解你了!很抱歉我在这里随便揣测你的心思并浪费你宝贵的时间诋毁你,甚至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可是我爱你啊,在你还不知道我的时候,就一直爱着你了。
           
        写这封信的目的,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一些在你心里大概不过停留几日,却足以我铭记一生,为此不顾生死,一些我曾发誓要把它们烂到肚子里,瞒着你直至死亡将我带走。但我又不甘心,我这一生即将结束,到最后却似乎什么都没留下,没在你心中留下半点痕迹,我不甘心。也许是因为经历了生死之别带来的痛苦将我击溃,又或是这长达十年的恋情没有结果,在思绪混乱,没有语言逻辑的情况下,我动笔写下了这封信。
          
        ——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而你却从未认识过我。
       
        它发生在十年前的那个夏天。
 
        啊,那个时候我还是个不知世事的孩子。而你正是耀眼,光彩夺目的时候,浑身散发着浓厚的雄性荷尔蒙,使我被你吸引,至此想让我的全部都属于你。
        
        你一定想不到吧!有个孩子从遇见你开始就偷偷喜欢你,喜欢了整整十年。如果还有未来,这份心情一定会一直持续下去吧。
 
        说来也奇怪,这份喜欢来得莫名其妙。我永远都不能忘记,我与你的初见。那天阳光很明媚,照得人暖洋洋的真想长睡不醒,当时的我正跟我儿时的小伙伴在公园一起侃大山。那时的快乐来得太容易,也比现在要单纯。我就在这时间里,抬眼的一瞬,在一旁的座椅上看见你了。
  
        你长得真好看啊,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中国人了。你的黑发像墨翠一样,就连瞳色也是那样的纯黑。脸上却面无表情的,腰板挺直翘着二郎腿,左手的食指在椅面上有节奏的敲点,闭眼坐在那就像是在晒太阳。可就是这样一副温馨恬静的画面,我看呆了,心怦怦跳得不正常。就连身旁的小伙伴开口,也没能让我回过神来。
 
        我想,这么好看的人就是大人口中来到人间的天使吧。就在这时,你突然睁眼向我瞟来,来不及收回的视线与你相撞。那眼神可真冷啊……更多的是淡漠,被盯住的感觉就像一月份化不开的冰,冻得人心凉,还有深处不加掩饰的恶意。这不是天使,我一激灵的醒悟过来,绷紧了身体。
 
        我原以为你会生气的……毕竟这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可是你没有,反而嘴角突然上扬了一丝弧度。这笑容出现得莫名,我奇怪得看着你,心中的紧张和警惕也因此变淡了。我甚至产生了想走向你的冲动,当时我也的确这么做了,右脚刚迈出去,就被小伙伴拉住了。
  
        “我有这么好看吗?”
 
        我想让小伙伴放开我,耳边就传来你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可能也有一直没说话的缘故,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却是意外的好听。我不好意思地看向你,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你刚刚看着我足足十分钟。”
     
        你接着继续道。明明你是在陈述事实,我脸红得耳根开始发热。真的是太难堪了,这种偷看被人抓包的事情。那是很奇怪的感觉,不同于平常的感受,是更为奇怪,复杂,无法形容的一种情绪。一直以来能就一样东西啰啰嗦嗦半天的人,我竟然对你失语了。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才知道,那是面对喜欢的人做了坏事后被发现的窘迫。
 
 
 
 
TBC.
 
放弃了挣扎。我分段吧,要不然大概会很长……

评论(2)

热度(11)

© 白先生家的柒—♪ | Powered by LOFTER